• 首頁 > 新聞中心 > 產業信息 > 揮發性有機物排污收費試點 排放測算成首要難題

    揮發性有機物排污收費試點 排放測算成首要難題

    時間:2015-09-19 瀏覽次數:1822次

    醞釀許久的VOCs排污費終于落地。

    三部委最新發出的《揮發性有機物排污收費試點辦法》(下稱“辦法”)指示,10月1日起,石油化工行業和包裝印刷行業將開展大氣排放揮發性有機物(下稱“VOCs”)排污收費試點。

    在行業期待VOCs成為繼脫硫、脫硝之后又一個大氣治理“掘金”帶的同時,VOCs的排放管理仍然面臨著一系列的問題。

    “排放測算是一個很大的問題。”中國環境保護產業協會廢氣凈化委員會副秘書長、防化研究院研究員欒志強對記者表示,石化和包裝印刷行業解決了“怎么算排放量”的問題,成為了首先試點的兩個行業,盡管可能仍然存在一些誤差。

    排VOCs代價高

    中金公司認為,《辦法》首次通過經濟手段限制VOCs排放,預計將有效推動VOCs治理。

    欒志強對記者表示,從國家層面來說,征收費率8元/kg是一個較為平均的標準,各地需要根據自己的大氣污染情況進行一定程度的上調,例如北京市就規定每排放1公斤VOCs收20元。

    根據《我國工業源VOCs排放時空分布特征與控制策略研究》統計,2010年國內工業源VOCs排放量約1300萬噸,其中石化、印刷分別為210萬噸、90萬噸。假定全部VOCs均按8元/kg收費,那么每年征收額將達到1040億元,其中石化、印刷行業合計占240億元。

    實際上,目前VOCs行業的市場空間和產值現狀相差較大。

    根據《有機廢氣治理行業2013年發展綜述》,保守估算國內VOCs監測設備市場近200億元,治理市場需求在300億元/年。而2013年VOCs治理行業的產值在32億~38億元。“大多數工業企業并未開展VOCs監測。”中金公司表示。

    此前欒志強透露,按照總VOCs排放量計算,收費標準(費率)要高于VOCs的治理成本。“比如說如果你治理的話花費4000元,但不治理的話,就要收費8000~10000元。”

    他還對記者表示,對于一些重點化合物,除了按照一般收費外,還要采取加征排污費的方式提高收費標準,一些毒性高的化合物還剛開始做,會是下一步再討論的問題。

    “例如國家普通收費是在8~10元/公斤,但對毒性高的,可能會是5倍甚至50倍。”欒志強在2014年在上海舉辦的環博會期間透露,收費標準的不同行業不一樣,但費率盡量會提高。“從國外標準看,臺灣有是收7000元/噸,加州有些行業甚至收到了50~60元/公斤。”

    排放測算是首要難題

    “十一五”期間,從火電廠開始要求煙氣脫硫,“十二五”期間,火電、水泥等行業開始要求煙氣脫硝,而VOCs的控制直到近期才提上議事日程。

    “上海的VOCs總量還是比較高的,總量相當于十年前的二氧化硫,遍布于工業的各個領域,特別重點的企業大概有兩千家左右,都有進一步改善治理的任務。”上海環保局張全局長表示。

    國家環境保護城市大氣復合污染成因與防治重點實驗室、上海市環境科學研究院陳長虹也認為陳長虹認為,VOCs是目前國內城市和區域環境空氣質量達標管理需求最強烈的內容,但人們對VOCs的排放特征和來源認識最不充分,VOCs控制走上環保主戰場仍然需要更多努力。

    在當前VOCs污染防控中,排放測算仍是首要難題。

    E20研究院執行院長薛濤對記者表示,企業生產過程的排放很難測算,涉及工藝流程,治理起來更是復雜。

    目前VOCs排放測算初步解決了部門排放量、企業排放量、城市VOCs排放總量和來源,但排放環節并不清楚,排放清單和工藝流程、維護水平、管理水平均脫節,排放因子本地化也沒有解決,導致空氣質量預測預報誤差大、大氣污染防控科學依據不足、事故源難以追溯。

    “從達標管理的需求看,目前最迫切的是需要建立針對VOCs排放總量測算的標準方法、和工藝環節相關的排放因子和QA/QC程序、建立各種大氣VOCs減排示范工程。” 陳長虹表示。

    一家從事檢測業務的大型國企人士對記者表示,除了技術不完善以外,國內相關企業在VOCs檢測等領域尚存在“劣幣驅逐良幣”的問題,需要更強力的監管,而非僅靠道德約束。

    推薦新聞

    大香蕉狠狠曰狠狠爱